本博客,为个人主观喜好所感所发。内容接近生活,但又高于生活。有时,会引用一些优秀图文、音乐,以作润色之用,对此,如有不妥,敬请诸位指正为荷。同时,本博客依法行事,严禁发表违法的言论和色情图文,以创造健康、进步、和谐、幽雅、风趣等交流环境为己任,承蒙得到大家的支持,欢迎光临!

点亮家灯(十一)

2016-12-13 23:14:36 / 个人分类:人生驿站

放假了。学校大门外,到处停满了来接学生的车辆。有小车、小货车、摩托车、电动车。其中有豪华的、中等的、也有经济型……看着这一幕,文轩的神色变得凄凉起来。

“想家啦?”文斌搂上他的肩膀道。

“嗯。”文轩的声音有点低沉。

本不想让文轩难受,但又不得不让他经历。这种感受文斌不是没有体会过,就算现在,每到周末或节假日,只要走到这大门口,看着这片奢华与平凡的悬珠对比,心情就像从天上跌落地下一样凄然。谁让自己出生于贫民家庭,没有一个出色的爸爸或妈妈,抑或有个牛逼的爷爷或奶奶也行。可是,自己没有,这就是命。然而,他偏偏不信命,一直在努力,试图改变。

斌哥,我们真的很穷!文轩说着,眼圈一红。

“没事,兄弟!我们会好起来的。虽然我们没有好的出身,但有牛逼的我们。走!”文斌拍拍兄弟的肩头安慰着。

离开学校大门口,沿着马路向公交站走去,准备坐公共汽车去目的地。走出不到百米路,忽地,身边有喇叭声响起,一个女声在叫着,“文斌同学,这里!这里!”文斌一看,正是自己辅导的那位学生的妈妈陈姨,她坐在一辆白色小车的副驾驶座上,不断地招手。

于是,他拉上文轩走过去。

“陈姐好。这是文轩。”文斌打过招呼并作了介绍。文轩也随了一句:“陈姐好。”

  “你们好。这是李姨,小莹的妈妈。”陈姨介绍道,并用眼神示意下文轩,想看他的表现。

喔?这就是约见自己的学生家长李姨呀,这么年轻貌美!文轩心中赞了一下,于是不卑不亢说道:“李姐好。我是文轩,请多多指教。”文轩可不笨,这点灵性还是有的。

对于称呼,文轩有自己的叫法。他认为,称呼只不过是让自己怎样叫得顺口自然,又让对方听得舒服,乐意接受就行,不必死套在传统上。再说,人的本性就是喜欢听好话,如对眼前的两位美女阿姨来说,能叫上姐的就不叫姨,管她教你叫什么,涉及到年龄的话题总是敏感的。本来她们就不好意思为自己改口,故意把“阿姨”两字往嘴上凑,还不是等着你来帮更正?只要你叫妥当了,她们就说你聪明,前路也会阳光灿烂;要是叫得太正统了,那跟叫错没两样,她们就会说你是“猪脑”,你将会迎来霜天暗地。虽然说话不用花钱,但说得好或许能赚到钱。

文轩记忆犹深的是:一次到市场帮家里买菜,见到卖猪肉的对一位同为中年的说“阿叔,来一块吧?”中年人一听,脸色立刻沉下来,没好气地回道:“叔你只球啊!你跟我很熟么?”说完即瞪眼嗤鼻走人。又有一次,档主是一位年轻人,卖副食的,他见到中年女客人到来,就问:“妹子,想卖些什么呢?”那阿姨一听,乐了,笑呵呵的道:“哈哈。还妹子呢!人都这样啦,你真会说。”自谦归自谦,但听了心里很舒服——开心。心情好了,人就识做人多了,自然就会买东西,不管是买多买少,关键是,下一次她还会想到这里。文轩善于观察和感悟生活,他认为:把话说好,既是一种艺术,也是一种能力。因此,他挺少乱说话。尤其是现在,关乎到自己饭碗和家庭生计问题时,更不会随便和轻率。

几人互相打过招呼,客气几句,便上车朝市中心开去。

望着离开的白色小车,坐在奔驰车里的冷艳少女对司机说:“开车,回家。”司机见自小姐这副神态,一阵莫名其妙。

在明星大酒店门口,这时,走来几人,两位美女阿姨有说有笑地走在前,而跟在她们身后十个左右身位的是两位穿着朴素的小年轻,时儿东张西望,时儿窃窃私语。

 “斌哥,这地方太豪华了,他爷啊,跟宫殿似的。”文轩第一次进到这样的场所,可谓新奇又兴奋。

“不管它,兄弟,就算它再富丽堂皇又怎样,还不是用来吃饭喝酒的。”文斌提点着,他不想兄弟多想和怯场。

大堂内,服务员客气地送过两位美女阿姨后,转身见到两个衣着寒酸的小年轻走过来,心里很是不爽,便伸手拦下。

“你俩订有座位没有?”男服务员的口气带着不善。

“什么?座位?我们刚到的。”文斌就着回了一句,他不敢确定两位美女大姐是否订座。

“没有座位?没有座位也敢乱闯,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?这是五星级酒店,衣冠不整及闲杂人员不准入来!”服务员没好气地训道。

“你这是什么态度?我们可是来消费的,是客人,是你们的‘上帝’,你浪什么浪?”文斌见兄弟俩被人羞辱,牛脾气就上来了,作了回击。

这边的动静一大,便引来了不少眼光,包括两位美女阿姨。

“坏啦,两个小家伙遇到麻烦了。”陈姨急道。

“别急,先看看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李姨冷静地说。

“出去,给我滚出去!看看你俩的乞丐相,也想进来。”男服务员大吼道。

“你说什么?啊?乞丐?你立即给我们道歉!否则,跟你没完。”文斌激动地说着,两眼变得犀利起来,瞪得人心里毛毛的。

“我说错啦?你们也不照照自己的衰样,看你们穿的、用的,跟乞丐有什么两样?还想进来,以为这里是公共厕所啊!就算是,也不是你们这种人能进的。”服务员越说越兴奋,一种长期被压抑的不甘全发泄出来,巴不得将别人踩在自己脚下才痛快。

“道歉!如果你还是个人的话,赶紧道歉。”开始文轩被训得心里凄切又冰凉,紧接着便是怒火焚烧。

“道歉?给你们这种人道歉?哈哈,真是可笑!”这名男服务员得意地嘲笑。

这时,大堂经理走过来,劝他退让下,都给骂了一顿,加上他本身就不是善良的主,常倚着头上顶着老总亲表弟的高帽,欺善怕恶,有时,连酒店里的领导层也拿他没法。

“可笑吗?一点也不可笑。你,必须给他俩道歉!”一种强硬的气势覆盖而来。

“李姐!”兄弟望向身后,同时叫出声来。

“你算老几呀,与你无关吧?装高尚,见得多了,给我滚一边去!”这个自以为是的男服务员,不知是脑袋入水了,还是见女人好欺,见上谁都敢骂。真的是应了那句话“冲动是魔鬼。”

“我不算老几,你算,好吧?但他俩是我请来的客人,所以,在这里,就应得到尊重和良好的服务。而你竟敢以貌取人,借故羞辱他人,你当你是谁?不就是一名小小的服务员么?”李姐怒了。

“你,你,我是小小服务员?你知道这家酒店是谁开的吗?是我哥!”男服务员像是被人踩住猫尾巴似的急跳起来,仅有的一点虚荣心被人踩得破碎。

“那又怎样?比起他俩,以后,你连给他们提鞋的资格都不够吧。真无知!”李姐损人也够黑的。

“你,你……”这名男服务员气得还想耍无赖。

“够了!”突然,从二楼旋转木梯处传来一声怒喝, 一名三十多岁的男人赶过来。

他瞟一眼刚刚说话的女人,心里一紧:是她?于是,二话没说,赶到那男服务员面前,就是响亮的两巴掌,并呵斥道:“不作你会死啊!赶紧向李董道歉!”

“你,你敢打我?凭啥呀?关她什么事!”男服务员觉得委屈,表哥不帮他就算了,竟然还当着这么多人面打自己的脸,这可是男人的大忌呀,被打脸,面子就丢尽了,这叫他在这里如何混下去?这男服务员心里恨啊。

“好啊,凭啥?就凭我是这里的老总,你可以滚了。滚!”卢总一声怒吼,指示保安将男服务员拖出去。

“我不会放过你们的!等着瞧!”男服务员恨恨地丢下狠话,灰溜溜的走了。

卢总不安地走向李董,不断地道歉和说着好话。

“接受道歉的人不是我,是他俩。”她不悦地指指那两兄弟。

“对不起!是我们工作未做好,用人不当,得罪了。真的对不起!”卢总经理移步到兄弟俩面前又是鞠躬,又是陪着不是。

“这事太伤人了!他俩还是在校学生呢,你看着办吧。”她盯着卢总不悦地说。

“是!是!李董请放心,我一定会办好的。李董,请!几位请。”卢总将几人引到最好的贵宾房落座后,便说:“李董,这顿算我的,请随便点,要吃好。”客气几句后,赶忙去作安排。

回到总经理室,卢建裕深深的呼了一口气,心火上来就骂了表弟千百遍:你要作死就到荒坡野岭去,别在这里害人。一想到李妍钰那不肖的眼神和愠怒的面色,还有李家那强大的经济脉络和在体制中的那些牛逼人物,他心里就发怵。

喂!吴经理嘛,你给我好好盯住,一号贵宾房的酒菜一定要上最好的,服务要最好的,要尽可能地满足贵宾的要求,一切费用全免。要是出了差错,唯你是问。卢总再次吩咐道。

“好的。我一定完成任务。”餐饮部吴经理表态道。

接着,他又给财务部去了一个电话:“王部长,帮我准备两个红包,10000元一个,抓紧送上来。”

一会儿,总经理室便传来敲门声。

“进来吧。”他知道来人是谁。

王部长将红包递过去,弱弱地问了一句:“听说了。这红包是给那两位学生的?是不是多了点?”

听了财务部长的话,卢总翻了下白眼,反问道:“给多了?你知不知道这点小钱放到那女人面前屁都不算个?就当作‘败财消灾’吧,我可不想做那种因小失大的傻事。如不拿出点诚意来,搞不好,让酒店丢了一个超级客户不算,要是惹怒了她,到时会有好果子吃么?”

1号贵宾房,几人聊得很愉快。特别是文轩,给李妍钰董事长的印象相当不错,虽然小莹有事未能到来,但是双方已将家教一事谈了下来,并从三日上午开始辅导。从李姐口中得知,小莹正上初中一年级,课本与学习资料家里都有,到时,人过去就行了,不用备带书本或资料了。这也是李姐有所考虑而说的。但不管怎样,对文轩来说,他从不打没有准备的仗,该做的自己还得去做,这叫做务实与心安。

晚餐快到尾声时,卢总踩着时点进来了,他给几人敬酒道歉,并给两兄弟各送上一个大红包。兄弟二人像触碰到炸弹似的推回去,忙说:“这要不得!要不得!你道过歉就行了。”

但卢总哪敢收回?开玩笑,这红包要是送不出去,今晚他就难交代了。双方在推来推去之际,李妍钰发话了:“收下吧。这点小礼对于你俩的精神损失来说,不算什么。就当作卢总的一点心意——赔礼道歉吧,这事就这样翻过去了。”

“李董说得对。谢谢李董!”卢总听了连忙谢过,并将红包塞到两家伙的手上。当然,这顿精美的晚餐也是酒家免费赠送的了。

在回校的路上,文轩拿着红包,心里不安地说:“李姐,这钱,还是交给你和陈姐来处理吧。”

“这跟我俩没关系吧?这是你兄弟俩的事,收好吧。呵呵,不过,你俩也算是小伙子啦,正好,这点钱,可以考虑去添两套衣服呀,那样,可能会更有精神些。毕竟,人在学校跟出到社会有所不同,注意下仪表很有必要,也很重要。你们说呢?”李妍钰平声静气地说着。

“李姐说得对。今晚,多得李姐和陈姐相助,谢谢啦!”文轩表示谢意。两大美女阿姨呵呵笑笑,心里很舒畅。

回到学校,兄弟俩掩住激动,相互追逐着跑向运动场,在阶梯处找个地方坐下。

“兄弟,先点下你的有多少,这么厚,应该不少了。”文斌喜滋滋的说。

“斌哥,我们发达了。”文轩说着边从书包中抽出红包,二人同时清点起来。

“一万!”天啊!这么多呀,两人同时轻叫起来。

于是文斌连忙也抽出自己红包放在一起一按一比,不用点也知道是多少了。

收好红包,两人坐一起,先聊聊晚上遇到的情况,再聊李姐陈姐的为人和家庭背景等,得出的结论是,无论如何,都要好好的下把劲,把这家教当好,给人家一个交代,也给自己一个交代。

“兄弟,明天上午去逛街吧,完后,回家。怎样?”文斌问。

“好。”一种充实溢于言表。


TAG:

 

评分:0

我来说两句

更多图标

:loveliness: :handshake :victory: :funk: :time: :kiss: :call: :hug: :lol :'( :Q :L ;P :$ :P :o :@ :D :( :)

打开个人工具条